孙嵩
孙嵩(1238~1292),字元京,休宁(今属安徽)人。次皋兄。以荐入大学。宋亡隐居海宁山中,自号艮山。有《艮山集》,已佚。元至元二十九年卒,年五十五。事见《桐江集》卷一《孙次皋诗集序》,《新安文献志》卷八八有传。孙嵩诗,据《桐江集》、《新安文献志》所录,编为一卷。

孙嵩(12381292),字元京,休宁(今属安徽)人。次皋兄。以荐入大学。宋亡隐居海宁山中,自号艮山。有《艮山集》,已佚。元至元二十九年卒,年五十五。事见《桐江集》卷一《孙次皋诗集序》,《新安文献志》卷八八有传。孙嵩诗,据《桐江集》、《新安文献志》所录,编为一卷。

作品

春日武康游望过孟东野故居

残霭初收半在沙,一川芳草趁溪斜。

群峰古意汪芒国,废地诗情正曜家。

天末凄迷浮野色,柳边骀荡受春华。

更携尊酒看修竹,不为前坡得意花。

春夏之交四首

江花江水意,春色为谁多。

极目天涯草,凄凄奈尔何。

春夏之交四首

悄悄瞻青壁,悠悠瞩翠林。

流莺无一事,声远薜萝阴。

春夏之交四首

村落頳桐日,茅茨白栋风。

闲阶沾雨菊,又绿去年丛。

春夏之交四首

拂槛逍遥絮,浮空自在丝。

幽香来远近,山侧有酴釄。

冬初杂兴

今晨霜露肃,爱此群山秋。

夭桃薄照日,乃是丹枫稠。

草花无名字,正类黄菊幽。

一筇步涧阿,聊复舒我眸。

雁声一何高,渺渺关山愁。

林间有橡栗,岁晚行可收。

冬初杂兴

牧童与樵叟,共载牛背归。

我无薪蒸计,南山松栎稀。

寒风昨日至,须用葺我扉。

故园或可废,亦以完我衣。

人生有定分,勿怪生理微。

冬初杂兴

钟声烟外寺,报我明朝霜。

篱落暝雀惊,原野昏鸦翔。

杖策归茅茨,偶一歌慨慷。

千载有我辈,感念行斜阳。

冬初杂兴

斋中乃无纸,柿叶平篱根。

稍取书点画,带此朝露痕。

识字有何补,随尔忧患繁。

姓名总不记,适有古意存。

惜哉结绳后,事始于乾坤。

先生晚始悟,无术鸠田园。

冬初杂兴

残花与新蕊,不共横斜枝。

摧谢得清峭,独照冰霜时。

寒梅正如此,他木乃变衰。

此由观世物,特以厄见奇。

古云桑落节,当有新醪篘。

得秫酿几何,拨瓮香浮浮。

醇熟不足计,醒醉亦自筹。

得酒乃迳饮,无酒亦可休。

绝怜未知道,颠倒阮与刘。

百年有事业,遑云逃糟丘。

冬初杂兴

秋晚种麰麦,覆块青茸茸。

兹物乃畏湿,沟作棋道通。

江南地力瘠,百谷劳农工。

秔稌蓄塍上,麰麦藏沟中。

从今防蹂啮,早晚观麦丛。

须纵牛羊食,勿信东坡翁。

吾诗乃宵谱,亦著江南风。

感兴

清风有佳意,逢者为一娱。

曾不救饥渴,政尔飘襟裾。

凡物贵有用,论诗用则无。

诗成亦自咏,侘傺或昭苏。

身名不相涉,二者如参商。

迟其议论公,旷越百世长。

于人已无益,离离坟草荒。

不知史册上,更是谁芬芳。

犹足厉世俗,曰此有耿光。

生前文字冗,寸札蓐荑稂。

及后乃大行,家有星河章。

君欲知其人,近世苏与黄。

夫有酷吏事,良不为奇屯。

俗子来吾前,有语无由伸。

其愚正可置,而又何为嗔。

勿如孤竹子,宇宙生涯垠。

匪惟狎樵牧,浩浩冥疏亲。

鸟故不乱行,兽故不乱群。

在山为远志,出山为小草。

不足凋谢安,适可谓殷浩

夫亦有所怀,非必着枯槁。

公无渡河

公乎渡河不可航,年既老,

智则童。临流径渡何伥伥,

夫岂有急须自亡。前无掣,

后无挤,且无迹捕至尔门,

未至东市之诛磔死如牛羊。河流在前白日光,

谁以锦覆河流黄。公不见河源夭矫落崑崙,

悬天注地千里强。飞奔突入中原疆,

一击无有完堤防。跳蹴后土舂穹苍,

公懵视之行康庄。掉臂而往无褰裳,

不能驭风骑气奚为狂。河之流汤汤,

鲲鲸之恶未可量。长戈为鳍锯为尾,

刀崖斧窟镵牙张。公其以身委饥肠,

人生无难死足伤。以饥寒死骨犹藏,

棺槨送尔松柏冈。何必为河之鬼冯夷乡,

其下浊泥出无梁。何不相蹙公自僵,

奈何乎箜篌之音河水旁。

姑苏元夕

茂苑长洲满地春,吴儿歌舞逐时新。

风流百巧花灯手,犹是夫差国里人。

归途旅思

虚市斜阳早掩门,萧条州县抵深村。

残梅与客迎新岁,明月随人作上元。

和谢虚谷

文章琬琰盛镌磨,乞与丹青侈若何。

已是追随名世晚,敢言步骤古人多。

未同子美投三赋,且为灵均释九歌。

怎有农谣又渔曲,稍谈钓笠与耕簑。

和谢虚谷

穷愁幽思或成时,畦绕荒芜失自治。

秋气居然寒宋玉,土风犹尔操钟仪。

安能跛鳖从天马,正拟长松引菟丝。

启以新篇新绳削,元和直至建安时。

画猿

攻为乐府作,吟尽乐府题。

不晓张籍与王建,笔端欲揽风凄凄。

大半闲愁生浪语,十九他人无与汝。

击辕抚缶何如声,奈此澜翻两吻鸣。

还邓觉民诗卷

南山竹机笛,北山桐可琴。

得如听松风,中有太古音。